琼瑶丈夫插管事件引热议:我们老去时 生死谁来定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5-04 10:30

  一位扶墙锻炼的老人。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莫伟浓摄(资料图片)

最近,一代言情小说女王、作家琼瑶为丈夫平鑫涛“失智”住院治疗插鼻胃管一事,陷入和继子女的纠纷,引发海峡两岸的一片哗然。台湾媒体所说的“失智”,正是俗称“老年痴呆”的阿尔茨海默症。

5月3日,广州日报全媒体就此事采访医生和痴呆病人家属。受访者认为,这场掺杂着往日恩怨、家庭矛盾、老年病患的长期护理(台湾地区称为“长照”)问题、不同生死观等复杂元素的家庭纷争,让旁观者很难讲得清其中的是非曲直。

然而,“琼瑶事件”最值得探讨和深思的莫过于三个问题:插鼻胃管是否如琼瑶所言那么可怕?老人因病“失智”,是否等于失去活着的意义?在病危阶段,谁来主宰老人生死?

当我病危的时候,请你们不要把我送进加护病房。我不要任何管子和医疗器具来维持我的生命。更不要死在冰冷的加护病房里。所以,无论是气切、电击、插管、鼻胃管、导尿管……通通不要,让我走得清清爽爽。

——平鑫涛的遗嘱

不论什么情况下,绝对不能插“鼻胃管”!因为如果我失去吞咽的能力,等于也失去吃的快乐,我不要那样活着!不论什么情况,不能在我身上插入各种维生的管子。尿管、呼吸管、各种我不知道名字的管子都不行!

——琼瑶的“预嘱”

人从一生下来就排队向着死亡走去。我们最重要的职责就是不要让人插队进鬼门关。病情决定了治疗方案,当治疗还有转机,为什么不给生命一个机会?

—— ICU医生王艳红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任珊珊 通讯员江澜

“鼻胃管不属于侵入损伤性治疗手段”

对于引爆纷争的导火索——鼻胃管,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内科ICU副主任王艳红昨日表示,琼瑶阿姨的说法,是对鼻胃管的误解。“插鼻胃管,是为病人采取营养支持,可以说是维持生命之举。”王艳红指出,鼻胃管是一根长约120cm厘米的软管,根据患者身高不同,置入的深度不一,大约50~60cm。使用时,需要从鼻孔送入,经咽部到食管,末端探入胃部。“鼻胃管不属于侵入损伤性治疗手段,” 王艳红说,在技术娴熟的医护人员帮助下,一般不会有明显的痛感,但较为敏感的人,会有恶心、呕吐等不适反应。

和不适相比,病人的获益更大。尤其是吞咽功能受到暂时影响的病人,插鼻胃管后,只要状态好转,吞咽功能恢复,就可以拔掉管子自行进食。如果家属不加区分地拒绝插鼻胃管,就意味着让病人失去正常的营养摄入渠道(肠内营养),是非常可惜的。

“中风老人经训练吃饭可自插鼻胃管”

王艳红说,她见过患重症肌无力的病人,因吞咽肌麻痹,吃饭时食物碎渣呛入气管,引发了肺炎。在肺炎治疗期间,为避免他在进食时再度发生误吸,同时为了保留他的消化功能,医生给他插上鼻胃管。几天之后,这名病人度过急性期,顺利拔管,转出ICU。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从中山三院获悉,该院收治的中风老人经过康复训练,吃饭时可自插鼻胃管,吃完饭,拔下管子,并不影响其外出活动。

同样地,为呼吸功能衰竭的病人进行气管插管以改善通气,为预防尿潴留而插尿管导尿,采取深静脉置管为病人补液、治疗、监测循环情况等,这些举措都是病人重获生机的基石。

“ICU的治疗原则,是为急危重症患者提供生命支持,‘拉一把,助他们渡过难关。’”王艳红指出,很多人把进ICU当做“一脚踏进鬼门关”。的确如此,ICU成为许多人生命历程的终点。同样是在这里,生命的顽强也展现得淋漓尽致,很多人最终转危为安。

“病情决定了治疗方案,当治疗还有转机,为什么不给生命一个机会?” 王艳红反问。

病人家属表示“痴呆不等于病危”

琼瑶对痴呆的理解,在患者家属中引发反弹。

受访家属认为,痴呆并不等于病危。患者失去的是记忆,随着病情进展,也会逐渐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然而,“失魂”并不代表病人失去了对活着的渴望。

痴呆患者家属罗女士表示,家属不能以爱的名义,剥夺患者求生的意愿。“我妈妈患病五年,我眼睁睁看着她从一个优雅的人民教师,变成一个动不动就对着外孙哭喊‘哪家的小哥哥,快点走’的老太太。”罗女士坦言,痴呆老人的家属“每天心都在被钝刀割”。然而,即使母亲形同“魂灭”,她依然能感受到母亲对生命的渴望:她会对着窗台上的茉莉花笑着说“香香”,也会重复讲着她童年的开心事。罗女士认为,这些细节对母亲很重要,对自己也很重要:“我不能评价,这样活着对妈妈是不是好,但我知道,她愿意和我在一起,哪怕是糊涂着。”

生前预嘱或有帮助

近年来,一些人主张,为了尊严,在病危关头放弃最后的抢救。王艳红指出,对于那些治疗已无意义,例如肿瘤的终末期以及无法解除的急慢性器官衰竭的病人,终止无谓的抢救,的确是一种解脱,可以让病人有尊严地离开。随着社会观念的进步,做出这样选择的病人家属比多年前有所增加。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获悉,亲情的不舍、亲友的舆论压力,往往令家属难以做出决定。“我爸爸的抢救持续到最后,可以说不仅仅为了挽救他,也是为了让老家的亲戚宽心。”市民何女士的父亲因中风卧床多年,两年前在老家去世,由于担心被家乡的亲友指责为“不孝”,她坚决要求医生抢救到最后一刻。何女士说,她当时曾犹豫过,想让父亲不要再受苦,体面地离开人世。然而多年之后,她觉得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到底是我心里放不下。”

从这个角度来说,像琼瑶阿姨那样在清醒状态时做出“生前预嘱”,或许能为子女和亲人解开“情感枷锁”。然而,在医生和病人家属眼中,这一新鲜事物的推广遭遇问题重重,不只是子女从情感上、理智上不愿意执行,有些已经亲口要“放弃”的老人在经历生死的瞬间,也会反悔。

王艳红曾经见过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因患脊髓侧索硬化影响呼吸功能,被收入ICU治疗。老人年轻时曾做过护理工作,上了呼吸机后,她想要放弃治疗。家人尊重她对生命的选择。然而,就在将要放弃的关键时刻,老人的病情出现转机。病情稳定后,医生问她的想法,因上呼吸机,口不能言的她写字示意:“不想放弃,我还想活”。

“是否放弃治疗,首要的原则是根据病情,最根本的是要尊重病人的意愿。”王艳红说,是坚持还是放弃,对家属来说,都不是一道容易做的选择题。

编辑:汪芳
对《琼瑶丈夫插管事件引热议:我们老去时 生死谁来定》表态
对《琼瑶丈夫插管事件引热议:我们老去时 生死谁来定》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