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手术10个半小时 高风险顽疾被攻克

来源:金羊网 作者:王楠 李晓姗 杨隽莹 发表时间:2018-04-10 17:52

金羊网讯 记者王楠,通讯员李晓姗、杨隽莹报道:在消化科内镜中心9号手术室里,氛围逐渐凝重,这里正进行着一台超高难度的内镜手术。南方医院消化内科主治医师韩泽龙作为主刀医生面色严肃,眼睛紧盯着面前的显示屏,边谨慎小心的操纵着手中的内窥镜,手术此时正进行至关键处——直肠全周病变剥离过吻合口,须先一个一个拔除吻合钉,再小心的一点一点往前剥离,随时有大出血、穿孔的危险,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失误。

三个小时后,手术室传出一声长长的吐气声,韩泽龙医生走到患者身边轻声说:“老爷子,我们安全通过吻合口了,已看到胜利的曙光,接下来我们继续努力。”

这是一场长达10个半小时的手术。

老人顽疾缠身十余年 ,千里求医终获救

患者倪老爷子是辽宁丹东人,是当地医院的一名胃肠外科医生,今年77岁了。2006年,刚退休不久的他因腹痛、大便次数增多被诊断为直肠多发性息肉,在当地医院施行息肉切除手术。2007年复查,仍发现直肠多发息肉,再行氩气刀电凝,之后多次肠镜复查均见病变残留。2010年,因病情严重再次手术,对有病变的直肠进行了部分切除,用吻合器吻合、可以保留肛门,然而,术后复查仍不见好转,肠内息肉反而较之前更多。

为了寻求更好的治疗方法,接下来的几年,倪老爷子辗转于当地多家大医院就诊,“很多医院只能切除腺瘤,不敢动别地方,因为有吻合口,危险太大,所有医院都不敢做这个手术。”老爷子说,同时当地专家一直建议他接受Miles 手术(也就是切除肛门)。然而老爷子坚决不同意,“我自己就是外科医生,我知道切除肛门改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更何况我这个息肉是良性的,还没有到非切除不可的地步。”老爷子一直在犹豫。

直到2017年,老爷子开始出现便血症状,病情再次恶化。因为儿子在深圳工作,2018年初倪老爷子来到深圳一家医院就诊,经诊断为直肠侧向发育型肿瘤,此前一直诊断不明确。该医院考虑到术后疤痕及吻合口的影响,手术难度极大,建议他们前往南方医院就诊。

经南方医院消化科主任刘思德诊断,确实为直肠侧向发育型肿瘤,这个手术可以做。听到这个消息的倪老爷子及家人激动极了。“求医这么多年,辗转这么多家医院,这是第一家说可以做的。” 倪老爷子告诉记者。

一波三折多惊险,技艺精湛克难关

“患者年龄高、有10年糖尿病史,还做过心脏支架植入术,这些一旦在术中出现意外,将会危及生命。”韩泽龙表示。据悉,主刀医生韩泽龙是刘思德教授的学生,也是南方医院消化科经验丰富的青年医生。

此外,手术最大难点在于肠内肿瘤病变巨大,距肛门10cm处为吻合口,肿瘤已经完全覆盖吻合口,剥离难度巨大;且肿瘤累及肛管,肛管处见术后疤痕,增加手术难度。

韩泽龙针对患者情况做了一份详细的手术方案,将术中有哪些难点、将出现什么样的危险状况等所有情况与患者及家人进行了充分沟通。

手术时间前两个小时非常顺利。当手术进行到吻合口时,这是该手术最大的难点,每一颗吻合钉的拔除都让危险增加一分,同时还要在上面进行病变剥离。该处的剥离手术整整进行了3个小时,韩泽龙医生宣布安全通过吻合口。

然而,就在大家为攻克第一大难关松口气的时候,发生了新的状况,患者出现排尿困难,不得已只能暂停手术,送到病房紧急留置导尿;手术进行至第8个小时时,患者出现胸闷,为防止患者心脏病发作,赶紧让患者舌下含服硝酸甘油,胸闷症状缓解后,韩泽龙医生继续小心谨慎的进行内镜下剥离,最终完整剥离病变。

编辑:Nancy
数字报

连续手术10个半小时 高风险顽疾被攻克

金羊网  作者:王楠 李晓姗 杨隽莹  2018-04-10

金羊网讯 记者王楠,通讯员李晓姗、杨隽莹报道:在消化科内镜中心9号手术室里,氛围逐渐凝重,这里正进行着一台超高难度的内镜手术。南方医院消化内科主治医师韩泽龙作为主刀医生面色严肃,眼睛紧盯着面前的显示屏,边谨慎小心的操纵着手中的内窥镜,手术此时正进行至关键处——直肠全周病变剥离过吻合口,须先一个一个拔除吻合钉,再小心的一点一点往前剥离,随时有大出血、穿孔的危险,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失误。

三个小时后,手术室传出一声长长的吐气声,韩泽龙医生走到患者身边轻声说:“老爷子,我们安全通过吻合口了,已看到胜利的曙光,接下来我们继续努力。”

这是一场长达10个半小时的手术。

老人顽疾缠身十余年 ,千里求医终获救

患者倪老爷子是辽宁丹东人,是当地医院的一名胃肠外科医生,今年77岁了。2006年,刚退休不久的他因腹痛、大便次数增多被诊断为直肠多发性息肉,在当地医院施行息肉切除手术。2007年复查,仍发现直肠多发息肉,再行氩气刀电凝,之后多次肠镜复查均见病变残留。2010年,因病情严重再次手术,对有病变的直肠进行了部分切除,用吻合器吻合、可以保留肛门,然而,术后复查仍不见好转,肠内息肉反而较之前更多。

为了寻求更好的治疗方法,接下来的几年,倪老爷子辗转于当地多家大医院就诊,“很多医院只能切除腺瘤,不敢动别地方,因为有吻合口,危险太大,所有医院都不敢做这个手术。”老爷子说,同时当地专家一直建议他接受Miles 手术(也就是切除肛门)。然而老爷子坚决不同意,“我自己就是外科医生,我知道切除肛门改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更何况我这个息肉是良性的,还没有到非切除不可的地步。”老爷子一直在犹豫。

直到2017年,老爷子开始出现便血症状,病情再次恶化。因为儿子在深圳工作,2018年初倪老爷子来到深圳一家医院就诊,经诊断为直肠侧向发育型肿瘤,此前一直诊断不明确。该医院考虑到术后疤痕及吻合口的影响,手术难度极大,建议他们前往南方医院就诊。

经南方医院消化科主任刘思德诊断,确实为直肠侧向发育型肿瘤,这个手术可以做。听到这个消息的倪老爷子及家人激动极了。“求医这么多年,辗转这么多家医院,这是第一家说可以做的。” 倪老爷子告诉记者。

一波三折多惊险,技艺精湛克难关

“患者年龄高、有10年糖尿病史,还做过心脏支架植入术,这些一旦在术中出现意外,将会危及生命。”韩泽龙表示。据悉,主刀医生韩泽龙是刘思德教授的学生,也是南方医院消化科经验丰富的青年医生。

此外,手术最大难点在于肠内肿瘤病变巨大,距肛门10cm处为吻合口,肿瘤已经完全覆盖吻合口,剥离难度巨大;且肿瘤累及肛管,肛管处见术后疤痕,增加手术难度。

韩泽龙针对患者情况做了一份详细的手术方案,将术中有哪些难点、将出现什么样的危险状况等所有情况与患者及家人进行了充分沟通。

手术时间前两个小时非常顺利。当手术进行到吻合口时,这是该手术最大的难点,每一颗吻合钉的拔除都让危险增加一分,同时还要在上面进行病变剥离。该处的剥离手术整整进行了3个小时,韩泽龙医生宣布安全通过吻合口。

然而,就在大家为攻克第一大难关松口气的时候,发生了新的状况,患者出现排尿困难,不得已只能暂停手术,送到病房紧急留置导尿;手术进行至第8个小时时,患者出现胸闷,为防止患者心脏病发作,赶紧让患者舌下含服硝酸甘油,胸闷症状缓解后,韩泽龙医生继续小心谨慎的进行内镜下剥离,最终完整剥离病变。

编辑:Nancy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