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 能治愈乙肝吗?

来源:金羊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11-28 22:55

这两天的热词毫无疑问是基因编辑。

简言之,基因编辑是对生物体的基因组及其转录产物进行定点修饰或者修改,以改变目标基因或调控元件的序列、表达量或功能。

近年来,基因编辑技术发展很快,应用很广,热点频出,正对人类健康、疾病治疗等产生深远影响。

许多专家认为,基因编辑具有类似“手术刀”的潜力,可从根本上治疗从癌症到传染病等大量疾病,或将开启药物研发新纪元。

微信图片_20181128170606.jpg

乙肝病毒肆虐数千年

乙肝是一项严重的全球卫生问题,由乙型肝炎病毒(HBV)引起,是一种以肝脏病变为主的传染性疾病,患者死于肝硬化和肝癌风险很高。

世卫组织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约有2.57 亿HBV感染者,致88.7万人死亡。

据估算,我国乙肝病毒携带者约有9000万人,其中有三分之一为慢性乙肝患者,年致死约30万人。

毫无疑问,弄清楚HBV起源和演化过程,对找到治愈乙肝疗法至关重要。

随着研究的深入,人类对HBV的认识正变得越来越清晰。

今年5月,英国《自然》杂志发表了两项基因组学成果。结果均显示, HBV 感染人类历史悠久,可追溯至七千多年前新石器时代。

更古老病毒序列的发现,可以更清楚地揭示HBV真正起源和早期历史。加拿大演化基因学家亨德里克· 珀伊纳尔认为,这些研究表明,人类可在数千年前DNA中找到病原体样本,通过研究这些病原体与人类的交互,或将能更加清楚地了解某些未知致病机制。

而人类之所以能弄清楚HBV基因起源,靠的正是基因技术进步,基因技术进步或为治愈乙肝找到新方向。

现在,人类已经弄明白,乙肝之所以难以治愈,主要原因在于闭合环状 DNA(cccDNA)的存在。cccDNA几乎是乙肝病毒生命周期中最重要一环,是病毒复制扩增模板。一旦患者出现抵抗力下降,乙肝病毒就会借助它卷土重来。

此外,整合入人肝细胞基因组中的HBV DNA也可能在某些情况下开始蛋白表达及病毒核酸复制。

治病治根。研发直接靶向cccDNA的药物,寻找清除cccDNA新疗法势在必行,而基因编辑或是解决方案之一。

当前,一些公司正在从事基因编辑治疗乙肝产品研发工作,吉利德科学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目标治愈乙肝

今年9月,吉利德宣布,已与Precision BioSciences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将利用Precision BioScience公司的专利基因组编辑平台ARCUS,开发针对体内清除HBV疗法。

初步研究显示,利用ARCUS核酸酶体外靶向HBV cccDNA,在人体肝细胞中对cccDNA和整合HBV DNA产生明显抑制。

ARCUS是下一代基因编辑平台,源自生物自带的基因编辑酶,是一项专业高效的治疗级别编辑系统。

“我们对基因组编辑和ARCUS 技术潜力感到兴奋,该技术已显示出良好体外活性。” 吉利德首席科学官及研发负责人约翰·麦克哈钦森说。

Precision BioSciences公司首席科学官德里克·詹特兹表示,“ARCUS技术是一项出色应用,过去一年我们已在相关模型的治疗型体内基因组编辑上取得了显著进展。”

按照协议,Precision BioSciences公司将主要负责核酸酶研发、制剂以及试验核酸酶的临床前评价,而吉利德则负责潜在疗法的临床研发和商业化。

据悉,吉利德将全额资助这项研发。Precision BioSciences公司有资格获得共计 4.45 亿美元里程碑付款。

押注基因编辑,显示出吉利德开发创新疗法,实现功能性治愈乙肝的决心。

“明星药”韦立得入华

基因编辑或许代表未来治愈乙肝方向,但在治愈乙肝疗法问世前,应对之法又有哪些呢?

当前,临床上用来治疗慢性乙肝药物主要为干扰素和核苷类似物。

其中,核苷类似物主要有六种,分别为拉米夫定、阿德福韦酯、替比夫定、恩替卡韦、替诺福韦酯(TDF)和丙酚替诺福韦(TAF)。

今年,美国肝病研究学会更新了乙肝防治指南。此次更新一大亮点就是,将TAF纳入治疗乙肝一线用药。

去年,欧洲肝脏研究学会发布的乙肝管理指南,也把TAF与原有的TDF和恩替卡韦等一起,列为初治慢乙肝患者一线用药。

同为一线用药,TAF与TDF、恩替卡韦最大区别在于对患者肾脏的影响。TAF仅需要十分之一剂量便可达到与TDF同等药效。

值得一提的是,TAF已于11月19日在华获批,商品名为韦立得。此前,韦立得已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在美国和欧盟获批。

韦立得获批基于两项国际三期研究数据。研究结果显示,与服用TDF患者相比,服用韦立得患者在骨骼和肾脏实验室参数方面有所改善。此外,在接受为期96周治疗期间,无一例患者发生替诺福韦耐药。

“随着韦立得获批,医生将可以为乙肝患者提供新疗法。”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侯金林教授说。

吉利德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罗永庆认为,尽管该药尚未实现治愈乙肝,但其对乙肝病毒的有效抑制或将能让患者等到未来治愈那一天。

这一天或许并不遥远,期待包括基因编辑在内的创新疗法能早日治愈乙肝这一千年顽疾!

编辑:Nancy
数字报
基因编辑 能治愈乙肝吗?
金羊网  作者:  2018-11-28

这两天的热词毫无疑问是基因编辑。

简言之,基因编辑是对生物体的基因组及其转录产物进行定点修饰或者修改,以改变目标基因或调控元件的序列、表达量或功能。

近年来,基因编辑技术发展很快,应用很广,热点频出,正对人类健康、疾病治疗等产生深远影响。

许多专家认为,基因编辑具有类似“手术刀”的潜力,可从根本上治疗从癌症到传染病等大量疾病,或将开启药物研发新纪元。

微信图片_20181128170606.jpg

乙肝病毒肆虐数千年

乙肝是一项严重的全球卫生问题,由乙型肝炎病毒(HBV)引起,是一种以肝脏病变为主的传染性疾病,患者死于肝硬化和肝癌风险很高。

世卫组织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约有2.57 亿HBV感染者,致88.7万人死亡。

据估算,我国乙肝病毒携带者约有9000万人,其中有三分之一为慢性乙肝患者,年致死约30万人。

毫无疑问,弄清楚HBV起源和演化过程,对找到治愈乙肝疗法至关重要。

随着研究的深入,人类对HBV的认识正变得越来越清晰。

今年5月,英国《自然》杂志发表了两项基因组学成果。结果均显示, HBV 感染人类历史悠久,可追溯至七千多年前新石器时代。

更古老病毒序列的发现,可以更清楚地揭示HBV真正起源和早期历史。加拿大演化基因学家亨德里克· 珀伊纳尔认为,这些研究表明,人类可在数千年前DNA中找到病原体样本,通过研究这些病原体与人类的交互,或将能更加清楚地了解某些未知致病机制。

而人类之所以能弄清楚HBV基因起源,靠的正是基因技术进步,基因技术进步或为治愈乙肝找到新方向。

现在,人类已经弄明白,乙肝之所以难以治愈,主要原因在于闭合环状 DNA(cccDNA)的存在。cccDNA几乎是乙肝病毒生命周期中最重要一环,是病毒复制扩增模板。一旦患者出现抵抗力下降,乙肝病毒就会借助它卷土重来。

此外,整合入人肝细胞基因组中的HBV DNA也可能在某些情况下开始蛋白表达及病毒核酸复制。

治病治根。研发直接靶向cccDNA的药物,寻找清除cccDNA新疗法势在必行,而基因编辑或是解决方案之一。

当前,一些公司正在从事基因编辑治疗乙肝产品研发工作,吉利德科学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目标治愈乙肝

今年9月,吉利德宣布,已与Precision BioSciences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将利用Precision BioScience公司的专利基因组编辑平台ARCUS,开发针对体内清除HBV疗法。

初步研究显示,利用ARCUS核酸酶体外靶向HBV cccDNA,在人体肝细胞中对cccDNA和整合HBV DNA产生明显抑制。

ARCUS是下一代基因编辑平台,源自生物自带的基因编辑酶,是一项专业高效的治疗级别编辑系统。

“我们对基因组编辑和ARCUS 技术潜力感到兴奋,该技术已显示出良好体外活性。” 吉利德首席科学官及研发负责人约翰·麦克哈钦森说。

Precision BioSciences公司首席科学官德里克·詹特兹表示,“ARCUS技术是一项出色应用,过去一年我们已在相关模型的治疗型体内基因组编辑上取得了显著进展。”

按照协议,Precision BioSciences公司将主要负责核酸酶研发、制剂以及试验核酸酶的临床前评价,而吉利德则负责潜在疗法的临床研发和商业化。

据悉,吉利德将全额资助这项研发。Precision BioSciences公司有资格获得共计 4.45 亿美元里程碑付款。

押注基因编辑,显示出吉利德开发创新疗法,实现功能性治愈乙肝的决心。

“明星药”韦立得入华

基因编辑或许代表未来治愈乙肝方向,但在治愈乙肝疗法问世前,应对之法又有哪些呢?

当前,临床上用来治疗慢性乙肝药物主要为干扰素和核苷类似物。

其中,核苷类似物主要有六种,分别为拉米夫定、阿德福韦酯、替比夫定、恩替卡韦、替诺福韦酯(TDF)和丙酚替诺福韦(TAF)。

今年,美国肝病研究学会更新了乙肝防治指南。此次更新一大亮点就是,将TAF纳入治疗乙肝一线用药。

去年,欧洲肝脏研究学会发布的乙肝管理指南,也把TAF与原有的TDF和恩替卡韦等一起,列为初治慢乙肝患者一线用药。

同为一线用药,TAF与TDF、恩替卡韦最大区别在于对患者肾脏的影响。TAF仅需要十分之一剂量便可达到与TDF同等药效。

值得一提的是,TAF已于11月19日在华获批,商品名为韦立得。此前,韦立得已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在美国和欧盟获批。

韦立得获批基于两项国际三期研究数据。研究结果显示,与服用TDF患者相比,服用韦立得患者在骨骼和肾脏实验室参数方面有所改善。此外,在接受为期96周治疗期间,无一例患者发生替诺福韦耐药。

“随着韦立得获批,医生将可以为乙肝患者提供新疗法。”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侯金林教授说。

吉利德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罗永庆认为,尽管该药尚未实现治愈乙肝,但其对乙肝病毒的有效抑制或将能让患者等到未来治愈那一天。

这一天或许并不遥远,期待包括基因编辑在内的创新疗法能早日治愈乙肝这一千年顽疾!

编辑:Nancy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