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岁“龙”爷爷要做手术,全家手足无措,记者亲历全程:新年要好好生活

来源:潮新闻 作者: 发表时间:2024-02-09 11:12
潮新闻  作者:  2024-02-09

很多时候,治病和救命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作为一名记者,听得看得多是别人的生死时速,但这一次我想讲讲自己作为一位重疾患者家属亲历的煎熬时刻。

1月22日早上6点多,我们一家前往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心脑血管病院区(博奥院区),陪伴爷爷做开胸手术。尽管只睡着三个小时,但紧张、担忧让我保持着高度清醒。

爷爷是硬汉,出病房前,我瞥到他眼里含泪又侧头偷偷擦拭。我别过头去,假装没有看见。

9点到12点35分,手术进行了三个半小时,比主刀医生——心脏大血管外科陶开宇副主任医师预计的手术时长提早了近一个小时。爷爷受苦了,但第一道关算是顺利跨过。

心脏“阀门”坏了
开胸手术成唯一“生机”

爷爷71周岁,属龙,被诊断出“心脏扩大,左心室功能不全”已有七八年,戒了烟,却难戒掉酒,复诊和吃药断断续续,干起农活来却非要做完才罢休。

春节前计划参加的一次长途喜宴,成为我催促“老龙”复查的理由,但也就此查出心脏瓣膜疾病。

“现在有微创介入手术,你们都放心。”安慰完家人后,我却得到一个糟糕的消息:“老龙”左心扩大已有常人的1.5倍,介入手术适合的主动脉瓣膜最大尺寸已不能匹配,就像一扇门坏了,新装的门太小,而门框太大,门关不严实,血流就容易往回“倒”。

摆在面前仅两条路,一是回家吃药,但心脏何时衰竭未可知,一旦发作基本没有抢救的机会;二是接受心脏外科手术,但“老龙”的心功能不到常人一半,术中心脏需要停跳,换瓣后复跳不了的风险极大。

“如果不能复跳,需要依靠体外循环仪器来辅助,维持生命活动,但后面也需要撤机,如果撤不掉,就不太好了。”心血管内科蒋巨波医生深感无奈。

我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至少他现在活生生在我面前,如果选择手术,不好的后果我自然无法承受。

眼泪早已夺眶而出,戴着口罩的我有些喘不过气。

爸妈和奶奶都希望做手术,而我向他们解释完这一切后,大家都沉默了。

决定权交到我手上,我想先跟主刀医生见个面再说。

手术要经历三大难关
医生一句话让我安了心

“主动脉瓣膜可以看作是一个阀门,关闭不全的情况就像门留了缝隙,一部分血液滞留在左心室,随着二尖瓣开合持续输送血液,心室只有扩大才能容纳更多倒流的血液。我们建议开胸做主动脉换瓣手术,整个操作比较成熟,复杂性则在于病人的心功能带来的风险。”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心脏大血管外科的主刀医生,我低头看了一眼他的胸牌——陶开宇副主任医师。

陶医生很儒雅,语速不快,从病情到手术过程,包括风险,他讲了大概三四十分钟。我时不时插嘴问话,他会理解我的焦虑,停下来听我说完,解答完问题后继续讲解。

选择手术,也代表“老龙”要过三大难关:心脏能否成功复跳、能否撤除体外循环机器、心脏衰弱时其他脏器会否出现致命性并发症。

我最关心的是“老龙”复跳的概率,这看似决定了后面的一切问题。

“EF值,即心脏泵血功能是27.4%,按照昨天做的负荷超声心动图的评估来看,达到37%,就是说心脏有大概10%的潜力,加上其他脏器没有大问题,我认为还是有手术机会的。” 陶开宇的这句话给我吃了定心丸,在几近破防的边缘,我感受到所谓“搏一搏”背后的胜算。

从浙大二院相熟的小伙伴那里,我打听到这位主刀医生有数千例手术经验,手很稳,对术后的管理也很有一套。

那么,接下来就看“老龙”的造化了。 

至暗褪去
“老龙”跨过生命难关

在手术家属等待区,有人在补眠,大抵也是担忧彻夜;有人在跟没到的亲友沟通手术进展,安排着陪夜;更多的人则呆呆地望着等待大屏,生怕错过手术状态的变动。若有病人通道的医生或者护士喊一声,大家都齐刷刷地竖起耳朵,或帮着重复一遍患者的名字。

人生第一次,我感受到“除了生死,其余都是擦伤”这句话的分量。

望着墙上的钟表,根据陶医生跟我分析的手术过程和大致耗时,我猜测着每个时段进行的步骤,心里不断念叨着“复跳成功”。

等待最是难熬,但没有消息却是最好的消息,这表示手术进展如预期般顺利。

三个半小时后,我接到了ICU护士的电话,通知我们手术结束,前去办理手续。那是第三次见到陶开宇医生。

“手术总体来说很顺利,开始心脏复跳得不是太好,体外辅助一段时间后慢慢规律起来,先让他在ICU过渡,会好的。” 陶开宇向ICU医生交代完医嘱,我一句“谢谢”还没说完,他便匆匆离开,赶往下一个“战场”。员工通道尽头传来一声“应该的”,他回应了我。

当天下午三点多,护士告知我们“老龙”醒过,已安排了镇静剂让他好好休息,大家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两天后,“老龙”离开ICU转回普通病房,如此“神速”,让我感慨幸运来得太快。五天后,“老龙”正式出院。

短短20天,要感谢的人很多:感恩心血管内科俞章平医生的心脏造影建议,感恩院区副院长、心血管内科副主任刘先宝医生团队对瓣膜病的精准诊断,感恩心脏大血管外科陶开宇医生团队精湛的手术技艺,感恩ICU医护的悉心照护,感恩领导同事和朋友的就医指导和建议,也感恩“老龙”和家人尊重支持我的决定……

签下手术知情同意书的那些字时,相信医生,相信家人,是最好的选择。

“老龙”再也没有提过喝酒,我想,往后余生,他唯一的心愿就是好好跟家人在一起。

编辑:薛仁政
返回顶部
精彩推荐